Copyright © 1992-2021  小猪视频下载app官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7003398号-2 

小猪app官网书院

小猪app官网管理评论

小猪app官网咨询

实现“碳中和”发展的关键举措

浏览量
【摘要】: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两次向世界宣布:中国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实现“碳中和”发展的关键举措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两次向世界宣布:中国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3060”双碳目标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庄严承诺,也是中国未来四十年的重大国策,中国作为最大体量的碳排放国,要用最短时间实现最大降幅,要求中国完成能源形式的跨代升级以及超百万亿的巨额投资,也将引起经济、技术和社会的深刻变革。本文探讨我国“碳中和”发展过程中的关键影响因素。

 

一、我国“碳中和”面临的挑战

 

01、体量、时间和降幅的三重考验

 

2021年4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以视频方式出席领导人气候峰会,并发表题为《共同构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的重要讲话,进一步强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雄心和力度。但在我国实现达峰和中和的过程中将面临体量、时间和降幅的三重考验。

 

体量考验:国际非政府组织“全球碳计划”2020年12月11日发布报告显示,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范围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7%。但根据碳简报(CarbonBrief)发文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了约3%,下半年的排放量激增4%以上,全年同比增1.5%。

 

降幅考验:根据双碳目标,我国将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中国年二氧化碳排放量未来几年仍处于上升阶段,也就意味着中国将完成全球最高碳排放强度降幅。

 

 

时间考验:中国将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发达国家从碳达峰到碳中和,欧盟从1979年到2050年将用71年,美国从2007年到2050年用43年,日本从2013年到2050年用37年,而中国给自己规定的时间只有30年。

 

 

02、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转型压力大

 

能源结构:目前化石能源燃烧排放是主要的全球二氧化碳来源,占比约85%。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中化石能源依然占比较大,特别是对煤炭的依赖程度较高,结构性占比58%,其二氧化碳排放占总量的80%。我国能源排放二氧化碳量比世界平均水平高30%,实现煤电达峰仍需要一段时间。

 

产业结构: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关于我国双碳目标实现的相关讨论中提到,欧洲国家在提出碳中和的时已处于经济相对发达水平,人均GDP在3万-4万美元,整体经济处于年增速2%-2.5%的低增长状态,服务业占比已到70%左右,工业消耗能源部分比较小,和我国现在面临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国目前为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仍需高质量发展第二产业,同时,我国相关产业链大多建立在化石能源基础上,转型意味着面临产业链的深层次变革、技术改造以及对相关技术人才的需求等一系列的新课题,转型升级任务紧迫而艰巨。

 

03、关键低碳化技术发展需求紧迫

 

近年来,我国绿色低碳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但面对3060目标,我国绿色低碳技术还需要实现重大突破,尤其是面临2030碳达峰的目标,我国先进技术研发的需求依旧紧迫。

 

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提出,为促进碳达峰、碳中和我国还需要攻克下一代气候模式和碳循环模拟预测技术、清洁能源和智慧储能关键技术、碳捕集和封存规模化关键技术、近零排放建筑关键技术、绿色低碳交通关键技术、现代农业与粮食减碳关键技术、气候观测与温室气体排放监测核算关键技术、生态固碳增汇关键工程技术、气候弹性和适应机制等关键技术。

 

二、实现“碳中和”发展的关键举措

 

01、从政策体系、产业层面加强顶层设计

 

1.1 通过完善政策法规体系建设,实现政策引导

 

我国“碳中和”发展无论是在全民意识提升还是技术领域创新都离不开政策的引导以及系统的顶层设计。需建立统一的战略规划、打破体制机制、形成完善的低碳政策体系,推动完善强化清洁生产、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发展循环经济等方面法律法规制度,强化执法监督;加强国际间的减碳合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统一的资源调配布局,推动地域之间的协同。

 

1.2 通过培育光伏、风电、核能、水电等相关产业,增加可再生能源使用

 

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依然对化石能源依赖较大,为实现“碳中和”我国需大力培育非化石能源产业。根据《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预计到2050年,我国能源结构非化石能源占比将超过85%,煤炭比例将降至5%以下。

 

目前我国光伏等新能源领域已经走在国际前端,具有国际竞争对手很难超越的能力。截至2019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7.9亿千瓦,约占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的30%,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均居世界首位。新能源运营将成为未来40年长期高成长高景气赛道。

 

欧洲碳中和之路也采取政策先行、通过政策支持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欧盟在2009年底制定了第三代能源改革方案,2011年发布了《能源路线图2050》提出发展可再生能源;2018年首次提出“2050年欧盟实现碳中和”的长期战略愿景,同年6月更新了气候与能源框架协议,确定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比例目标为32%;一年后,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洲绿色协议》,成为新时期欧盟气候政策的纲领性文件,提出八大目标和3大保障措施;2020年将2050年碳中和目标纳入立法。

 

02、健全体制机制、建立绿色金融环境

 

2.1 通过对电力、建材、钢材等八大高耗能领域实行碳排放配额分配和清缴机制,实现对碳排放总量的控制

 

目前我国主要对发电、建材、钢铁、有色、石化、化工、造纸和民航八个行业进行控排。管控对象为二氧化碳,包含直接排放和间接排放,对八个行业进行碳排放监测、报告与核查管理,并以发电行业为突破口,率先开展交易。

 

同时通过碳市场监管制度、配额分配与履约清缴制度、监测报告核查制度以及市场交易相关制度建立我国碳交易市场顶级架构。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2021年1月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上强调:持续推进全国碳市场制度体系建设,正式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加快推动《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立法进程。

 

2.2 通过碳交易机制与碳税机制,引导技术和资金向低碳方向发展,淘汰落后产能,实现能源消费结构优化,同时推动企业转型升级

 

对控排企业可主要采用配合交易,即排放需求少的企业可以把富余的碳排放配额售出,通过交易碳排放权平抑生产成本,甚至产生收益,直接促进企业减少碳排放;排放需求多的企业也由于购买更多配额增加了成本,从而促使其改善生产技术,淘汰落后产能,推动企业进行转型升级。控排企业也可以通过购买CCER降低履约成本。

 

非控排企业中实施减排项目的企业,可以申请和备案获得CCER(双认证),通过出售CCER获利,鼓励企业进一步发展低碳技术。

 

2.3 通过发展绿色金融支持碳中和

 

在“十四五”开局,相关职能部门已释放出信号。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2020年12月提出“以促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为目标完善绿色金融体系”;2021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再次提及“落实碳达峰、碳中和重大决策部署,完善绿色金融政策框架和激励机制”。

 

“十四五”规划中也提出要大力发展绿色金融。我国目前已经发展形成绿色贷款、绿色债券、碳金融产品、绿色保险以及绿色基金等产品体系,截至2020年末,中国绿色贷款余额近人民币12万亿元,存量规模世界第一。未来,对绿色金融的支持力度将进一步加大,我国将不断完善绿色金融体系。

 

欧盟的碳排放交易系统ETS依据行业进行碳减排规划和要求,主要交易能源、工业和航空行业产生的碳排放。EST是欧盟减碳的重要基础,通过设置管控范围内碳源设备碳排放上线、根据不同行业发展设置碳权配额等方式,实现通过市场化手段控制碳排总量。同时1990年欧盟开始推出碳排放税,发展至今已形成了比较全面的机制,碳税整体呈上升趋势,预计未来会进一步碳税力度会进一步加大,以期实现对碳交易机制的有力补充。

 

03、提升固碳能力提高绿色低碳技术竞争力

 

3.1 通过发展技术和生态碳汇,实现技术固碳和生态固碳

 

目前,国际公认的有效实现减碳的主流技术为碳捕捉、利用与封存技术(CCS和CCUS),通过大力发展两项技术实现技术固碳。CCS技术是指将CO2从工业或相关排放源中分离出来,输送到封存地点,并长期与大气隔绝的过程;CCUS技术是把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进行提纯,继而投入到新的生产过程中,可以循环再利用,而不是简单地封存,能产生经济效益,更具有现实操作性。

 

生态碳汇是对传统的通过植树造林、植被恢复等措施吸收大气中二氧化碳的碳汇概念的拓展和创新,增加了草原、湿地、海洋等生态系统对碳吸收的贡献,以及土壤、冻土对碳储存碳固定的维持,强调各类生态系统及其相互关联的整体对全球碳循环的平衡和维持作用。通过加快推进生态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科学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加强提升生态碳汇能力的科学研究与技术开发,实现生态固碳。

 

3.2 通过建立减碳路径和协同增效机制倒逼技术攻关,提高绿色低碳技术竞争力

 

我国已建立全社会脱碳路径、以清洁化、电气化为目标的能源系统脱碳路径以及优化装机结构、提升电网配置能力的电力系统脱碳路径。同时,我国除了需要降低碳排放,还需要从根本上改善环境质量,为实现双碳打下坚实基础,以降碳为重点战略方向,推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和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脱碳路径的实现、协同机制的建立都需要大量的科学技术作为支撑,这将倒逼绿色低碳技术升级攻关,提升低碳技术市场竞争力。

 

欧盟承诺2030年森林约占碳捕捉的10%,并出台《2030气候与能源政策框架》将林业所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吸收量纳入核算框架;同时欧盟还制定了新森林战略,要求到2030年,再种植至少30亿棵树,以提高森林固碳能力。

 

三、小结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不仅仅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承诺,更是一场意义深远的绿色经济革命。这场变革涉及理念转变,产业、能源升级乃至整个经济社会的转型与可持续化发展。

 

在“双碳”目标下,我国有着体量大、降幅高、时间短的现实减排压力,也有对整个能源体系、产业体系的挑战以及对技术发展的强劲需求。如何走出一条清洁高效、合作共赢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双碳”之路,是社会各界付出努力,共同探索的重大课题。